24小时服务热线:010-82980960
资讯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揭秘后期制作的“视觉魔术师”,为什么会让节目如此精彩?
揭秘后期制作的“视觉魔术师”,为什么会让节目如此精彩?
发布日期:2017-03-08  点击:791次

文|“广电独家”记者 冷成琳;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

 

从2013年开始,花字和动画在节目中流行了起来,直到现在,已经成为一档综艺节目最容易出彩的部分。


在大多数后期团队的建制中,花字、动画并不是主体部门,负责花字、动画制作的字幕组和特效师也仅寥寥数人,但是却把握着节目的节奏感和娱乐效果。


与剪辑师不同的是,字幕组和动画特效师的工作更偏向创意型,这是一门需要“脑洞大开”的艺术。

 

笑点·综艺梗·节奏

 

在综艺节目尤其是真人秀中,花字和动画是增强娱乐性、戏剧性和互动感的重要工具,而花字和动画本身也会成为笑点或综艺梗。


由于真人秀拍摄时随机性较大,不像电影和电视剧是按照分镜头设计进行拍摄的,所以很多事情是同时发生的,摄像机只是真实记录,此后需要靠后期用花字对剧情进行强调,用特效带观众去想象。


例如,在江苏卫视《我们相爱吧》的某期节目中,嘉宾任重要悄悄地去其搭档林心如的房间给她一个惊喜。


当他从林心如后面经过时,后期将任重做出透明人的特效,以此表现他小心翼翼、不希望被林心如看到的内心活动。


在画面表达不是特别直接的时候,通过花字、二维动画或者三维效果,帮助画面去外化人物性格,表现人物的内心,是当下综艺节目最常采用的的方法。


1.jpg


景晰智作担任了芒果TV《明星大侦探》第一、二季和《爸爸去哪儿4》等多部网综的后期制作,其创始人王慧婧认为,文字转变成视听语言会遇到一些障碍,通过一个简单的语言描述就能够意会到的事情,通过画面却不一定能够准确地表达出来。在文字和画面视听的转化过程中,花字作为一个重要的载体,能够帮助呈现视觉内容。


另外,通过花字的形式,可以把节目的核心主旨呈现出来。例如我们常看到的,在节目进入抒情环节的时候,常用手写体的文字去描述几句话,让大家感同身受,产生代入感。”


花字和动画也是控制节目节奏的重要工具,花字和动画的数量可以控制一组镜头给观众的感觉。


优酷自制综艺节目《火星情报局》的总导演胡明告诉“广电独家”记者:“我们对在互联网平台播放的综艺节目作过测试,结果表明,每隔15秒钟就需要有一个笑点。现场录制节目的时候,笑点是达不到这么密集的。演播室没有完成的,后期要把效果加上。”


2.jpg


胡明认为,网综和电视综艺在节奏上是有区别的。


“电视节目的节奏比网络节目慢很多,2~3分钟左右一个笑点就可以,因为观看环境不一样。在客厅观看电视节目,通常是和家人朋友一起看,一个笑点出现之后,每个人会对笑点有一个阐述和表达,大家相互消化,2~3分钟之后再出现另一个笑点刚刚好。”


“而在网上观看节目时,大多数情况下是一个人,你笑完了之后,不会跟旁边的人去讲。一个人观看节目的心理节奏要比客厅快很多,花字在这方面的功能是很大的。”


“《火星情报局》基本上是一个综艺脱口秀节目,当一个嘉宾表达观点时,出现一个笑点是需要1~2分钟的物理时间的,除非靠硬包袱、靠扮丑、做出格的事情让人发笑,否则只靠语言的话是需要有铺垫时间的。花字刚好可以帮助我们吸引观众的眼球,留住他们,不让他们在这个时间段里感到枯燥。”


3.jpg


花字、动画虽好,但是过犹不及,太多的花字、动画会给观众目不暇接的感觉,反而会使节目的观看效果大打折扣。


爆谷传媒创始人莫文浩作了一个生动的比喻:“每一组镜头就像是一段文字,花字和动画特效就像文字中的标点符号。标点符号太多太少都不行,刚刚好才会有最好的效果。标点符号打得准确的话,可以帮助观众理解剧情,这就是节奏。”


王慧婧介绍了景晰智作团队在制作花字和动画时的原则:画面时长不到3秒的话,尽量不上复杂的动画。


按照视听习惯,一个3秒的镜头是比较短的镜头,在蒙太奇的剪接过程里,有好几个3秒的短镜头剪接在一起的话,在视听效果上已经是饱和状态了,再加一层信息的话,观众就会觉得疲劳。


“在花字、动画的数量上,在创作时是鼓励大家的,但是最终出片的时候,很多时候是在做减法——太多的花字包装会给人应接不暇的感觉,人物信息、剧情信息再加一层动画信息,观众在一个画面中是吸收不了这么多的。”王慧婧说。


即兴创作的二维手绘风格

 

景晰智作首创的二维手绘风格成为《明星大侦探》一个鲜明的标志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
尤其是“尔康”这一手绘形象,从第一季第一期开始一直延续到第二季,每期都会在原版基础上创作变体,成为后期包装的一个经典。


在创作之初,根据《明星大侦探》节目的环节设置,每个组进入搜证环节时有10分钟的时长限制,需要一个倒计时的形象。


为了找一个让大家一眼看到就觉得熟悉,并且有一些喜感的形象,他们从当时网上流行的表情包里选择了电视剧《还珠格格》中尔康的表情包,借助这个形象,把它手绘了出来。


4.jpg


后期团队第一次用了原版“尔康”之后,得到了网友的积极反馈,并得到了制作方的肯定。于是在接下来的每一期中,他们都会根据不同的案子,在这个形象上不断地做变体,给“尔康”更换衣服、造型。


比如以泰坦尼克号为主题的一期节目中,出现了一个带着海洋之心的“尔康”;以郁金香为主题的一期,创作人员给他画了一个郁金香的身体。


在第六期节目中,创作人员创作了“尔康”和“紫薇”拥抱在一起的形象,恰好那一期播出时,林心如和霍建华领了结婚证。创作人员据此把《花千骨》中霍建华扮演的白子画的形象加了进去:“尔康”最喜欢的“紫薇”要跟着“白子画”走了,“尔康”伤心地做出“不要走”的手势,很多观众表示“看完都笑喷了”。


这种诙谐的手绘风格与烧脑的节目剧情形成了一种“反差萌”,增加了推理节目的娱乐性和戏剧性。


据王慧婧介绍,景晰智作动画部门的成员都是学美术出身,具有扎实的美术功底,他们共同擅长的就是手绘。


在每一期不同的主题、特定的人设的基础上,他们会根据当下的剧情和人物的喜怒哀乐进行即兴创作,以此外化表情、勾连情绪。


据不完全统计,《明星大侦探》每期节目的花字和动画的包装数量至少有1500个。由于综艺节目的制作周期非常短,在如此紧张的时间内完成这么大体量的创作,对工作人员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压力,却也是让他们不断燃烧脑细胞的动力。


“《明星大侦探》获得了导演组很大的认可,他们对这个方向很赞同,给了我们很大的空间。动画小组有很好的创作氛围,玩得比较快乐。”王慧婧笑言。

 

5.jpg


动画特效需要对分镜头特别敏感

 

根据播放平台的不同,综艺节目可以分为电视综艺和网络综艺;根据拍摄方式的不同,综艺节目又可以分为棚内综艺和户外真人秀。


如今,花字和特效不仅成为网络综艺和户外真人秀的标配,也是电视综艺和棚内综艺的重要元素。


作为在卫视平台播放的棚内综艺节目,由爆谷传媒担任后期制作的东方卫视《中国式相亲》和江苏卫视《世界青年说》,就在如何强化棚内综艺的剧情、放大综艺梗方面进行了探索。


莫文浩告诉“广电独家”记者,做《世界青年说》需要发挥想象力,很多嘉宾在用语言表达时,特别需要动画特效生动地让观众看到他说的事情。


而《中国式相亲》的花字和动画主要是渲染气氛、标注重点、补充内容,怎样在应用花字和动画的同时不影响现场感,是他们正在研究的课题。


6.jpg


爆谷团队最擅长的是动画特效。在《女婿上门了》和《我们相爱吧》第一、二季的后期制作中,他们为每期节目量身定做了一些动画特效。仅“流眼泪”的特效就有几十种不同的眼泪和不同的流法,例如,有的眼泪在摇头时会有不同的走向。


“从前那些都是从网络上下载的模板,有一种说法是‘5毛特效’,而我们的特效一点都不‘5毛’。所有的动画都是我们自己制作的,每个节目都会度身定做一些动画,这个动画只会在这一个节目中出现,下一个节目我们会创作新的东西,让观众不停地看到新的创意,这个是最好玩的。”莫文浩说。


《女婿上门了》中有一期,王祖蓝与家人在海上邮轮度假,王祖蓝知道有一个位置很热,就让姑姑不要坐,而是自己坐下来。


王祖蓝坐下来后,后期制作出的动画特效是:他先是一阵笑,头变大,后背开始冒烟,然后慢慢着火,最后是船的一个全景,火已经烧到从船舱里面冒出来。


这样的动画特效是要靠导演技巧才能做出来的,而在制作时一帧一帧地画出来,则需要创作人员对分镜头特别敏感。


7.jpg

《女婿上门了》王祖蓝后背着火动画特效


导演专业出身、师从曾志伟学习编剧、从电影剪辑入行的莫文浩,与从事电影特效、动画片、广告的大学同学一起,组成了爆谷传媒的创作核心。


他们将导演技巧、编剧技巧、动画片和广告的制作技巧融合进综艺节目的后期,产生了不一样的化学作用。


莫文浩认为,电影的后期是无名英雄,其剪辑是隐形的,不能抢眼球,如果被观众感觉到是剪出来的,反而是一种失败。“好的电影剪辑会很自然,不会刺激视觉神经。观众可能会因为剪辑笑、因为剪辑流泪,但是不会发现剪辑。”


而综艺节目的后期剪辑则需要有娱乐效果,需要更夸张、更有戏剧性,所以要靠新鲜的包装吸引眼球。花字、动画很直观,能够立刻让节目的精彩程度有所提高。


“以前很多人觉得花字、特效是剪辑之后才加上去的,只是为了强化单一镜头。但是我们觉得,按照导演思维去做的话,其实花字和动画是需要铺垫、递进的。就如迪士尼的动画片,一个笑点前面会有一些铺垫,经过一个递进的过程才最终爆发。”

 

8.jpg


前期导演眼中后期的价值

 

《火星情报局》的后期包装采用了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的漫威和DC的漫画风格。


在创作之初,节目制作方和后期团队一起查阅了大量资料,研究分框、分屏、花字怎样出,用什么颜色和符号去强化漫画风格……经过多番讨论,方案最终形成,这是一个集体的创作行为。


《火星情报局》总导演胡明从节目的选题、策划、脚本、现场录制,到后期每个话题的剪辑、整体的细节处理等,每个环节都亲自跟进。


谈到对后期的要求,他说:“我们严格地规定后期剪辑师要把自己当成一个‘神经病’,也就是说,我们非常强调剪辑师强烈的风格特点,哪怕是弱点也没问题。所以我们的唱词、字幕经常被后期玩成拼音、火星文什么的,让观众觉得后期在跟他们对话。”


播出时,《火星情报局》的观众在一期节目中可以看到三个选题,但是前期是开放式录制的,每个录制嘉宾都会阐述一个选题。


9.jpg


后期剪辑需要选择嘉宾参与度高、讨论比较充分的最精彩的话题,将每个话题打碎,然后重新组织;在此基础上,运用具有“火星人”人物属性的花字,再加上漫画元素,形成自己的风格。


其中,花字的频率大概是5~10秒钟出现一次。因为使用花字不是为了把屏幕填满,而是打造节目的节奏。而花字的首要功能是解读视频素材,在这种功能基础上,再去满足人物属性,增加趣味性。


此外,制作方对后期字幕组的人员还提出了一个硬性条件——必须是以“90后”为主的创作团队。


“他们必须是非常年轻、非常熟悉网络文化的人。因为我们的主要受众年龄是18~25岁。他们应直接传递出‘90后’的性格,如果语言很‘老土’的话,观众会觉得没什么意思。”当然,他们也需要由有十几年经验的人带领,“90后”负责输出新想法,经验丰富的人负责把关。


花字和动画成为“90后”观众和“90后”创作人员通过屏幕进行对话的综艺语言。在未来,动画特效在力图吸引年轻观众的综艺节目中,或许还将有更多的创新。


在线咨询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010-82980960